<<返回上一页

湄公河新娘:中国光棍危机触发的跨国「奴婚」经济

发布时间:2017-12-12 19:13:43来源:未知点击:

「我的婚礼,是我人生中最糟的一天」尽管中国恶名昭彰的一胎化政策,已在2015年正式走入历史,但长年扭曲的生育结构,却让中国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衡据估计,当今中国适婚男性的数量,已比同龄女性多出3,300万人,再加上城乡发展以及经济条件的阶级因素,「光棍山光棍海」、「讨不到老婆」等传统社会压力,都让民间的「买卖婚姻」大幅暴增然而就算「人肉市场」的行情越来越高,中国男多于女的结构现实也不会改变,因此近年在中国西南边界,也逐渐兴起以偷渡、诈骗、人口掳掠与贩运为主,每年不法产值高达数十亿的「黑市新娘」经济 「像我这样的中年老光棍啊,很难找到适合的中国老婆」41岁的江苏「老周」向《法新社》坦率地表示,自己离过一次婚,工作和住的城市不算体面,这样的条件要在中国找到第二春并不容易,特别是步入不惑之年后还没有儿子,来自家庭长辈的压力,让他在乡里很不好受于是,他筹了2万美金,从网络上找了个婚仲掮客,从柬埔寨「讨」了个媳妇儿——太太娶了,儿子生了,没事儿了,「但我发现这是门好生意,所以现在我自己也来搞跨国网络婚仲的服务!」 老周说,虽然中国政府已经在2015年正式解除了《一胎化政策》,但从1979年累积到现在的男女数量失衡,一时半刻却没法解决;几年下来,中国的婚姻市场反而越来越竞争,期待成家立业、期待儿孙满堂的「传统社会压力」,也更逼得中国3,300万位「光棍」喘不过气 在中国,尽管法律并不允许「婚姻买卖」,但聘金嫁妆的传统习俗,以及现实社会的迫切「需求」,早已让婚配行为成为有一定行情的「人肉市场」根据中国官媒的粗估统计,在2017年的中国婚姻市场,有需求男性平均得付出15-20万元人民币(新台币68-90万元);但对偏乡或者是乡村农工而言,这笔开支不仅相当沉重,就算有钱对方也不一定愿意「下嫁」过来,因此不少「底层光棍」才选择往外发展,来自中南半岛的「湄公河新娘」需求炼也因此逐渐成形 像是老周经营的婚仲网站,标榜公道、合法、透明,平均每次「媒合」只需要人民币12万元(新台币54万)但有合法即有非法,为了抢攻人肉市场并规避法规纠纷,在中国西南边境一带,也出现了大量「地下婚配渠道」,正沿着湄公河流域快速兴起——这些非法婚配,中介收费只有合法外配的5至8成;但「新娘来源」,却往往牵扯诈骗、诱拐,甚至掳人绑架以及组织人口贩运 《法新社》估计,随着中国婚配的需求逐年暴增,来自缅甸、越南、柬埔寨、寮国的「非法新娘」,每年约有「数万人」流入中国——根据地下的黑市行情,娶一名湄公河新娘的「市价」,大约是人民币7-11万元(新台币31-47万元)不等,因此往来边境的地下商机,每年金流的规模也达到数十亿人民币之谱,是当前世上最为蓬勃且恶名昭彰的「人口贩运网」之一 「因为我的家庭很穷,所以我才以为嫁去中国,能帮助改善家中的经济困境这就是我答应中介的原因」化名「娜里」的柬埔寨女子,向《法新社》的调查记者表示,自己17岁那年,一名婚配中介找上了他的哥哥,声称手边有一个「中国医生」想要讨老婆,于是两人连手说服了娜里、让她先去「中国看看再决定」 娜里事后才知道,当时的中介收了一名中国老农1万美金的中介费用——其中7,000元被中介分走;另外3,000块「聘礼」,则被自己的亲生哥哥独吞,无论是娜里或者是故乡的家人,一毛钱都没再拿到 当时,娜里先是随着中介以「观光签证」飞赴上海,之后被辗转带到了乡下「婆家」后,她才发现自己受骗上当;但当时,负责带人的中介已经「银货两讫」,交出娜里后就消失无踪,人生地不熟的她,也遭到婆家控制,强制成媳 娜里后来为「中国丈夫」生下一名男孩后,就被婆婆逐出家门但因为身无分文——她已因非法居留而成为逃犯;又缺少官方文件或登记,能证实自己和中国人结婚、生下了中国小孩——走投无路的她,只能到处打工,直到被举报、逮捕,娜里才发现在非法移民遣返营,全都是等待回国、被抛弃的湄公河新娘 然而娜里被骗婚的故事,其背后的社会现象,却在中国本地有着一体两面的反向叙述由于「媚公河新娘」的增加,许多网络故事新闻报导,也纷纷出现中介与新娘本人「反复骗婚」,藉以多次诈取光棍家产与中介费用的犯罪故事但「可怜光棍人财两失」的血泪控诉,一方面显示了外籍婚姻买卖的畸形漏洞,一方面也加剧了本地男性对于东南亚女性的歧视与商品化情节 但诈骗以外,为了补充湄公河新娘的「稳定供给」,在中国西南边境的缅甸、寮国、越南等地,近年也陆续传出「绑架抢婚」事件许多年轻适婚的女性、甚至未成年少女,时常会突然失踪,然后被在地人蛇抢掳拐骗至中国境内的「新娘仓库」等待「订单」 「我明明早就警告过她,『要小心身后的摩托车』、『别理会市集里陌生男子的搭讪』」在越南东北边境的河江省苗旺县山区,悲伤的妈妈武氏丁(音译:Vu Thi Dinh)捧着失踪女儿的照片,痛苦地向《法新社》记者回忆:今年2月,她16岁的女儿和同学,两个女孩在进镇里逛市集的路上就此消失,10个月来音讯全无,就连当地的官员警察都束手无策,「因为失踪的年轻女孩,大多都被抓进中国去了」 近年来,在越南的边境偏乡,「被绑架到中国结婚」的新闻事件越来越常见,许多不法的婚配中介为了压底成本,或以「抓来的比较年轻比较乖,比较单纯不作怪」来诓骗中国的光棍买家,因此才衍生出了掳人犯罪——越南警方表示,许多不法份子会在乡下市集里随机掳人,或者向年轻女孩宣称「要介绍中国的打工机会」,藉以把她们带到中国拘禁、贩卖成别人的新娘 《法新社》表示,这些被拐走的少女,通常会被拘禁在本国边境的山区接着在地的人蛇集团会帮她们一一电子建文件,之后再透过中国方面的非法掮客「推销中介」,等到「订单」下来之后,她们才会跨过边界,并在中国云南省等候「物流转运」,直到被交到卖方婆家的手上 但由于「湄公河新娘」是「买来的」,许多非法案例往往在生完长子之后,就会遭婆家遗弃——运气稍好者,可能会因非法居留的身份而被逮捕遣返;但运气不好者,则会被当成「二手货」转卖,可能被丈夫强迫改嫁给更穷的丈夫、甚至被卖入娼寮,进而走入另一种身体剥削的悲剧循环 尽管中南半岛各国与中国政府都严令禁止人口贩运与婚姻买卖,由于中国西南边界的地形崎岖而破碎,加上湄公河新娘的商机极为惊人,因此尽管多所查缉,铤而走险的婚姻人蛇仍猖獗不惜因此,像是在柬埔寨,当地政府就规定「所有的跨国婚姻,都必须在境内依照本国法律,并出示双方文件与『结婚同意书』」;但就算如此,那些因诈骗、绑架、违反自由意愿而被迫远嫁的「湄公河新娘」,其人身权利仍依旧不在法律的保障规范之内 报导强调,许多身心饱受折磨的女性,在几经风霜后虽能返乡,但却被永远与「生在中国的中国子女」永久分离因此,就算充满人道争议的一胎化政策,如今已经结束;其所留下的30余年恶果,仍持续在邻近区域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