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崔永元:保持微微的愤怒

发布时间:2017-10-10 19:20:42来源:未知点击:

离开了央视,崔永元还是喜欢“病人”这个称呼,尽管他的抑郁症早已痊愈多年 从央视离职半年多,崔永元的曝光率似乎比之前更高离职前几年,他主持的节目大多在零点前后徘徊,离职后,他像一匹脱缰野马,跃过禁锢的藩篱,观众们习惯了他在屏幕上的幽默风雅,一时难以接受他在藩篱之外的“不羁”形象 他会在微博上与人对骂,甚至连飙糙话;他自费百万四赴日本、美国调查转基因,拍摄纪录片,被贴上反转基因“斗士”的标签;他的公益基金遭人举报,被列出六大“罪状”;他签下2亿天价代言,表态要全部捐出,仍饱受争议 无一例外,这都发生在离开央视之后对于这位新浪微博上拥有570万粉丝的大V来说,他在微博上“过激”的语言,总会引来网友的惊愕、质疑甚至是揶揄,“小崔,今天又忘吃药了吧” “我其实一点都没有变”崔永元开门见山,他说现在过的才是最快乐的日子比如,守着自己的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整理历史资料,把玩老物件,翻阅小人书,欣赏老电影 “就是得尽快转行” 从正门进入中国传媒大学,右拐再走一二百米,有一座四层白灰色的楼,中国传媒大学老图书馆27年前,这座建筑面积为8400多平方米的图书馆竣工时,崔永元刚刚毕业两年但现在,他成了这里的新主人 与喧嚣的校园相比,这里鲜有人至,入口还没挂牌子师生都知道,“崔永元在楼里搞口述历史”,但很少有人能说出这里的全称——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 下午四点,硕导崔永元刚刚上班他多年养成了不同于大多数人的作息习惯,凌晨五点睡觉,下午一点起床,两三点后来中心上班,一直工作到第二天凌晨这天,他有些疲惫,因为腿抽筋他比平时少睡了一会儿他上身穿着一件橘黑横格T恤,一条卡其色裤子,一双布料鞋,胸前挂着手工的眼镜布袋极为显眼,需要看资料时,他就掏出眼镜 在一楼的口述历史博物馆里,摆放着几张长桌、两架钢琴、数个书柜,还有老式台钟,展柜里放着八百壮士捐的手雷、闻一多旧居的门栓,墙上挂着淞沪会战的画史,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了 崔永元是新闻科班出身,又干了一辈子新闻,对追求真相有着特别的热情他似乎试图用这种方式让年轻人接近真实的历史“我会亲自录制解说,灌到手机里,到时参观者走到哪儿,就会有相应的解说”崔永元说 从七岁时,崔永元就开始收藏老物件,“只要是旧的就喜欢”在这座四层的博物馆里,崔永元一共建立了包括口述历史博物馆、电影博物馆等在内的七个馆室,他将把自己收藏的30万件物品全部展出与其他博物馆只供参观不同,在崔永元的计划中,学生可以通过网上预约系统,在博物馆里上自习“坐着一百多年前的椅子,用着一百多年前的桌子,那看书是什么感觉”他有些得意 朋友提醒他,学生缺乏保护意识,频繁使用对老物件会有损坏“万一没有损坏呢”崔永元挂着标志性的坏笑反问道,“这不是世界最好的图书馆,但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自习室”之前崔永元也和大家分享过读书的的乐趣:因为我的读书跟别人都不太一样所以,读书一定要好玩儿,不好玩儿就没意思了我的读书就是这样快乐起来的,然后我还教了很多的学生教学生的时候,我从来不给他们开书单,说哪本书好,我也不告诉他们读书有什么乐趣没意思! 当然,对有些文物级的物件,小崔也心里有数 “你们爱说什么说什么” 之后的两年,关于崔永元离职的传闻从未中断,偶尔还会窜上娱乐新闻的显要位置有记者问起,他也会回一句,“这事没必要没完没了地说” 实际上,他早在三年前就交了辞职申请,一直未能遂愿他选择离开的原因简单,“精神压力大,不太适合做节目” 在同事们眼中,崔永元人缘不错,没有私人矛盾,与世无争他经常去台长办公室,但反映的从来都是业务问题“所以辞职完全是个人选择,没有其他因素”崔永元说 12月18日,他在微博上承认已正式离职,赴中国传媒大学任教而很多人并不知道,在此之前的十余天时间中,他正实施着一场即将引发公众高度关注和争论的行动——赴美拍摄转基因调查纪录片 这一切源于2013年9月8日的一条微博 当时,他看到一则新闻,有人称“要创造条件让国人天天都吃转基因”他对这样的语言模式很反感尽管他当时并不知道转基因是什么,但他在微博中写道:你可以选择吃,我可以选择不吃你可以说你懂“科学”,我有理由有权利质疑你懂的“科学”到底科学不科学你可以说我白痴,我也可以说你白吃 他未料到,这将是一场口水“战争”的序幕难听的话很快布满了评论,这让他觉得“这里面肯定有大事,否则对方怎么这么快就亮剑呢” 一向“轴”的崔永元正式跟转因基杠上了 这几乎成了他每天微博上必谈的话题,最终,他决定赴美拍摄纪录片当他把自费100万人民币拍摄的40小时的素材剪辑为69分钟的纪录片在网上放出后,褒贬声接踵而至,支持者认为客观中立理性,反对方称为调查不科学,预设立场 他说,他反对的不是转基因,而是公众缺乏知情权和选择权“我去美国调查得出的一个结论是,他们可以选择一辈子吃或不吃转基因食品,因为所有食品都是明确标注的,而我们就做不到”崔永元说 然而,网上的质疑和谩骂声并未停止遇到讲理的,他会跟对方理论几句,碰上出口成脏的,他也不含糊,甩出几句粗话网民对他的应对方式感到错愕,这不再是他们心中那个在央视坏笑着的崔永元 他并不在乎外界的评价早在他因为主持《实话实说》走红后的第三天,父母就警告他,爬得越高,摔得越狠但在他执拗的性格基因中,声誉似乎可以忽略“之前你们说我是中国最好主持人,什么媒体良心,现在又说是小丑、公知,你们爱说什么说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会因为你们改变自己吗”他这样说 他笑言他的快乐生活方式就是“见到浑蛋就想打”“网上遇到浑蛋,我就跟你练,练到凌晨四点,熬到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就这么活着,无所谓,”崔永元露出胜利者的笑容 把错误观念扭转过来 虽然已离开央视,但崔永元离它的地理距离并不算远从传媒大学到央视新址不足十公里但崔永元从未想过回去看看“我从来没有进过‘大裤衩’,以后也不准备进”他说 他对这座标新立异的大楼也颇有微词,“一个电视台的建筑和它的精神状态、品质是没有关系的你用世界上最好的设备,但不一定能做出世界上最好的新闻” 离职之后,崔永元也并不避讳他对央视节目的不满“我现在看电视比当时做电视还累”崔永元说,他难忍受的是节目中的一些做法比如,现场连线,因为延时,相互打招呼就用去十几秒时间;再比如,主持人说请看VCR(录像片段的简称),这种说法最令他反感,“这都可以扇大嘴巴的” 这反而勾起他对那个黄金年代的怀念,“想想当年的《焦点访谈》《实话实说》《新闻调查》,那多有力度不论话题深浅,至少在引领社会的一个思考方向现在的追求就是完成任务,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内在的精神品质和追求不断下降”他说 然而,对于原则问题,他仍然还会拒绝他主持《谢天谢地你来啦》,剧组想把即兴表演的剧情提前向演员透露,崔永元坚决反对,“即兴就是即兴,否则就是欺骗观众” 在中国电视主持人的谱系里,崔永元毫无疑问位于谱系的塔尖,无论主持什么节目,他都会展现诙谐幽默的主持风格,他的节目鲜有争议,更多的是溢美之词尽管随着时间推移,他节目的收视率越来越低,但这并不影响他在谱系中的地位 我不愿汇入这个洪流 在他看来,一些圈内人士一辈子只做两件事,出名和维护名声但他计划用三年时间把名声抹掉与学生们一起坐在博物馆里看书,没人过来索要签名,走在校园里,人们最多指指说,那就个是过气的主持人 他低头看了眼手机,突然不解地说,“公知”如今居然成了贬义词,“我倒是很喜欢,我自称‘公知’还怕不谦虚呢,”在他眼里,当公共知识分子都成为坏词时,这个社会或许出了问题所以,他仍然喜欢“病人”这个称呼,“如果我现在是正常崔永元的话,就证明我认可这个社会的病,我宁肯顶着这个称号,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因为我不愿汇入这个洪流” 崔永元曾这样谈论知识分子:“我把中国当下的知识分子分成三类: